ios雷竞技·一座“可以吃的小镇”,她花了6年建成,这背后的一切都太过美好

2020-01-11 13:41:21 阅读量:136

ios雷竞技·一座“可以吃的小镇”,她花了6年建成,这背后的一切都太过美好

ios雷竞技,请不要让我们的灵魂,跟不上前进的脚步。

“可以吃的小镇”

一个没有鲜明地理位置优势,人口加起来不到2万的小镇最近却火遍全球,游客争相来参观,世界各地纷纷效仿。

why?

因为,这是一个“可以吃的小镇”。

小镇远看虽然一点都不扎眼但走进去你就会发现,这个小镇与世界各地城市不同的一点:

放眼望去,街道两旁哪哪都是蔬菜、水果、花卉甚至草药。

蔬菜种到了警察局门前

就连墓地也被种满各种植物瓜果

不管是小镇里的人,还是作为外地游客前来参观,渴了,饿了,你都可以摘着路边的蔬果吃,整个小镇一片安宁和谐。

当然这所有的瓜果蔬菜都不是自生自长冒出来的。

别看现在小镇各处郁郁葱葱就在6年前,小镇还是一片光秃秃的景象。

让todmorden小镇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是一个叫pam的姑娘。

pam本是一名经济学家,从小在小镇长大,她非常热爱自己的家乡,因此大学毕业,她选择回到家乡,结婚生子,过着平淡又满足的小日子。

但6年前跑到伦敦参加一次环境保护会议,彻底改变了她,

“我们看似宁静美满的生活背后,其实蕴藏着各种不为人知的环境问题。”

就比如蔬菜瓜果,即便在英国,也无法忽略农药残留的问题。

而受恶劣环境影响最大的,毫无疑问是我们的孩子。

pam听后非常震惊触动,有段时间她一度非常焦虑,

但最终她没有选择逃到环境相对较好的地方,而是决定留下来改善小镇的现状。

拿定主意的她,跑去跟朋友商量,希望用自己余下的人生,换来小镇人民健康的生活。

朋友听后以为她疯了,但有少数几个朋友觉得pam有想法而且这主意听起来还有点刺激···

但很快几个人就发现了一个最大的问题:“小镇中每个人的工作和生活习惯完全不一样,怎样才能改善大家共同的健康和生活?”

pam首先想到是吃,不论生活习惯如何不同,每个人都是要吃饭的,而超市或市场上买的菜,却不一定让人放心。

于是pam决定从吃入手,干脆自己种蔬菜瓜果,有机、绿色又环保。

pam还给自己的项目起了个名字“竟然能吃”。

不仅如此,身为经济学家的她,有板有眼地把小镇列入计划运营,并慢慢发展出三个区域。

第一个为公共区域,这是最重要的一部分,说白了就是小镇所有的公共空地,街道两旁,荒芜无人照看的花园···

这个区域土地最多,pam希望用它来结出尽可能多的果食。

但如此多的空地,想要一个人种显然不现实,那谁来种呢?

pam想到了镇上的老人,他们空余时间多,也想业余做点事,体现自身的价值。

为了吸引这部分老人,pam建立了一个论坛,还专门设计了文案:

“想要让自己更有活力?想让我们的小镇变得更好?来加入我们吧!”

没想到这一呼吁,杀伤力相当强,当天便有60多人报名,远远超过pam的预期。

pam则兴奋地把自己掏钱买的种子,发给大家,这一大帮人扛着小锄兴冲冲地走上街头开挖,不了解情况的人还以为要械斗,开始对他们相当厌恶,但了解到这一帮人要做的事后,加入的人竟然越来越多,毕竟有人免费提供种子,而且到时候能吃到自己种的蔬果,最要紧的是,瓜果成熟的时候,谁也不想白吃,所以很多人都愿意付出劳动。

有地儿的地方就撒上种子

从前荒芜的公园,甚至沦为动物和人的“厕所”,如今开辟出来种上花草果蔬,俨然成了一座漂亮的花果植物园。

当然这所有的一切都不能瞎挖瞎种,pam经常会请来园艺、种植专家,来给老人们补补课。

既能享受种植的乐趣,还能老有所学,何乐不为?

在把公共区域种的差不多后,pam盯上了镇上的保健中心,

“这座保健中心刚花600多万建成,但里面却种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植物,看着就闹心。”

pam跑去跟保健中心负责人商量,既然是保健中心,大家都注重健康、饮食安全,那能不能在保健中心合理规划,种点像样的植物?

负责人当即回绝:不行。除非你愿意负责所有费用。

令负责人吃惊的是,pam高兴地答应下来,反正就是种子,也没多少费用。

买了苹果、樱桃、覆盆子等植物的种子后,pam高兴地干了起来,令人没想到的是,患有痴呆和身体残疾的人们,也自发加入进来,在种植的过程中,他们体验到无与伦比的成就感和乐趣。

保健中心拿下后,pam又将目光瞄准了警察局,警院前面的一片空地,空着也是空着,不如种点玉米,成熟的时候警察可以随手摘几个回家吃,警员们当然欣然应允。

消防部门看到后一脸嫉妒,你们有玉米吃,我们就种果树。

就这样大家相互“攀比”,相互协作,很快小镇就一片勃勃生机。

既然做这件事的初心,是为了受恶劣环境影响最大的孩子。

那孩子自然也应当参与进来。于是pam规划的第二个区域,自然就是为了学生和孩子。

在家长的支持下,pam说服了一个个校长,他们把学校空地变成花园,种上蔬菜瓜果,甚至还利用洼地建了池塘,修成组合式景观。

学校趁机开了农艺课,在整个小镇氛围的带动下,很小的孩子也喜欢上园艺,

他们不再窝家里玩游戏看电视,而是和小伙伴出门一起栽种瓜果。

这场种果蔬的运动几乎成了“全民娱乐”

大家没事就讨论“你种了什么,什么最高产”还会比较谁种得好吃。

两三年下来,地几乎被种满,单纯供应大家已经绰绰有余。

于是pam顺势开了第三个区域,这个区域是为了让更多人参与,

“虽然很多人都参与种植,都总有人懒得动。”

然而走在路上看到大家种的果实,看到大家因此凝聚在一起,他们心底其实还是想成为一份子。

pam于是鼓励他们成为经销商,把吃不完的瓜果沿街卖给小镇其他人,或者前来观赏的游客。

不止是果蔬,pam还养起了鸡,每个鸡蛋都印上todmorden小镇特有的标签,还打出“每个鸡蛋都很重要的口号”。

todmorden小镇鸡蛋产地图

这一番折腾后,三个区域俨然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不说,甚至还发展出了观光旅游产业,“可以吃的小镇”名号越叫越响。

小镇居民的日子也越过越舒适,大家不定期开个party,共同交流,分享美食。

连警察都感叹,因为在种植过程中,大家相互交流沟通,随着瓜果一同成长的是人们彼此之间的感情,小镇的犯罪率显著降低。

这一举多得的举措,也引起美国、日本等国家纷纷效仿。

不逃跑,不等待,把大家聚在一起,共同创造美好的生活,这样的故事听起来就像童话。

但六年时间,眼睁睁看着小镇,由光秃秃的荒芜变得葱葱郁郁,童话就这样照进了现实。

我们的步伐走得太快,总是会忽略或屏蔽,一路走来牺牲的东西。一座座“可以吃的小镇”,或许也该是我们留给子孙后代最好的礼物。

图片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